Felicita_vongola

入圈两个月不到的本阿米宝宝今天搬家啦
终于做了一个看一眼就会心情好的layout~

群里乐华缺好多 朱正廷社长鸡丁🍚🍊🍊都空着 香蕉也空了好多都空着 大家一起来玩吧w

【贾正】请多关照

忙内可以每年都过六一节~

冰河:

祝贾正六一快乐


此文有一副画,大概十一二点发布,大家都留意一下哦~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每个小孩子都很期待六一儿童节,因为那一天小孩子都可以得到许多礼物,所以,即使现在已经16岁的黄明昊,都非常想过六一。


  


    九个人齐坐在客厅,一边休闲地看电视吃零食,一边聊起八卦,黄明昊很‘随意’地提起了六一,希望得到大家的重视。


  


   “嗯?六一?”


 


    很可惜,第一个接话的人是王子异,当王子异说话的时候,黄明昊就知道话题肯定要被带偏了,“bro,六一不关我们的事吧?”


  


    黄明昊一脸冷漠地看着王子异,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痛打王子异:bro,你不过六一,我还要过的,麻烦给xxj一条生路。


  


    在黄明昊打算出口反驳王子异的时候,范丞丞也临插一脚凑了个热闹。


  


    范丞丞左手一个汉堡包右手一杯可乐,嘴里还叼着一个蟹棒,黄明昊只能听到范丞丞含糊不清地说:“六一有什么好过的,不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还不如练习来得痛快。”


  


    黄明昊的冷漠转向了范丞丞:你先把你手上的汉堡可乐放下,把嘴里的蟹棒吐掉,或许这句话更有说服力。


  


    虽然被王子异还有范丞丞两个人打岔了,但是黄明昊依旧顽强地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人的身上,特别是朱正廷。被黄明昊给予厚望的朱正廷呆愣愣地看着黄明昊,虽然朱正廷十分清楚黄明昊想要些什么,但是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装傻。


  


    所以朱正廷眼巴巴地看着黄明昊,期间还眨巴了几下眼睛送给了黄明昊几个wink。


  


    黄明昊朝着朱正廷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着朱正廷,朱正廷是真傻还是装的?莫非两年的基友情与一年恋情都不足以挽回我们之间缺失的默契了吗???


  


    朱正廷,你个大屁眼子。


  


    即使黄明昊千万般地想让NP其他成员知道自己的内心想法,但是如同黄明昊自己所说的那样,xxj也是有尊严的,他不可能因为想要过六一,就光明正大地提出来的。


  


    所以,黄明昊并没有将此事告知队友们,而他的队友们,除了朱正廷以外,是真的不知道黄明昊想着过六一的。


  


    真的不知道。


  


    不过后来知道了,因为朱正廷敲开了各自的房门。


 


 


  


    深夜,朱正廷背着黄明昊敲开了其他宿舍的门,然后在大家哀怨的眼神下聚集在小厨房内,范丞丞从刀架上挑了一把菜刀,由于他没有这个勇气把刀架在朱正廷的脖子上,所以他只能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哀怨地盯着朱正廷,语气恶狠狠地威胁道:“朱正廷!你半夜叫我们过来这里,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朱正廷闻言,抬头看着范丞丞一眼,随后抬起了拳头,在范丞丞眼前晃悠了一下,反问道:“你确定?”


  


    强烈的求生欲告诉范丞丞,如果现在再不把菜刀放下,那么他可能看不到明天的蔡徐坤了。


  


    行,为了坤坤,我忍!


  


    范丞丞一脸忍辱负重地看着蔡徐坤,然后把菜刀放回了刀架上,蔡徐坤一脸懵逼地看着范丞丞:有我什么事嘛???


  


    事实证明,有蔡徐坤的事的。


  


    朱正廷清了清嗓子,笑眯眯地看着所有人,把大家都看得挺直腰板之后,朱正廷才悠悠开嗓:“各位,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坤坤,我希望你作为NP的队长,能够主持大局。”


  


    蔡徐坤诧异看着朱正廷,一瞬间什么睡意都因为这句话消散了,蔡徐坤不确定朱正廷是不是在向自己求礼物,蔡徐坤小心翼翼地问朱正廷:“正廷,你是打算···让我们为你庆祝六一?”


  


    蔡徐坤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坐不住了,大半夜起床就是要告诉大家这些?朱正廷你良心不痛的嘛?朱正廷你需要礼物就早点说呀,偏要挑半夜说。


  


    林彦俊带着他的口音闪亮登场:“老天野呀!朱正廷!你让我回去睡觉!明天什么都满足你,就算是面包美了,我也不会叫你去买,ok吧?那我先回去了。”


  


    只可惜幻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干,林彦俊幻想着他房间内的床有多软,他被朱正廷按在橱柜边的墙就有多硬。


  


   “我看谁敢走!”朱正廷低声说,“都给我停住你们的脚!”


  


    众人迈出的那一条腿顿在了半空,随后飞快地收腿,毕竟团霸一怒,伏尸七人。


  


    陈立农一脸悲壮地说:“正廷,你说吧,要什么礼物,就算是一整个Gucci店,我们都帮你买回来的!”


  


    其他六个人听后,纷纷点头。


  


    朱正廷头痛地扶额,他无奈地说:“你们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讲完呀?我是说,明天六一,我们NP里可是有一个非常盼望六一的xxj的!”


  


    众人一听,纷纷看着范丞丞,范丞丞双手护胸,生气地说:“干嘛,不是我,我不期盼!”


  


    尤长靖一脸嫌弃地看着范丞丞,本打算驳回范丞丞的话的:“整个队伍里就你还有Justin两个xxj,不是你难不成是Justin?”


  


   “等一下······”陈立农觉得有点不对劲,伸出食指数了数在场的人数,“1、2、3、4、5、6、7、8,八个人?Justin呢?”


  


    其余的人这时候才恍然大悟——黄明昊并不在现场!


  


    朱正廷摇摇头,似乎是在遗憾其他人的智商:“我没有叫Justin出来,难道你们今天就没有发现Justin那小子老是给我们暗示明天六一吗?他肯定是想着过六一了。”


  


   “所以,正廷你的意思是,明天帮他过六一?”蔡徐坤一下子就说出了朱正廷接下来说的话,刚刚朱正廷叫蔡徐坤主持大局,可能就是想让蔡徐坤来安排一下吧。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八个人都聚集在小厨房内,一起讨论明天的计划。


  


    第二天,由于团队的负责人给了假,所以大家都可以自由活动,黄明昊百般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之前没看完的《小猪佩奇》,抬头就看见了朱正廷和范丞丞出门,黄明昊抬抬手就打招呼:“早安!”


  


   “早啊!”同样说早的人只有范丞丞,朱正廷看了自己一眼就往餐桌那边走去,一句话都没有说,黄明昊奇怪地想,自己应该没有做错事吧?


  


   “诶对了,坤坤他们呢?”黄明昊一大早起床,除了看到陈立农和王子异一起出门外,就没有看见过其他人了,敲过房门也不在房间内。


  


    范丞丞和朱正廷自然是知道其他人都去哪里了,昨晚蔡徐坤就布置好‘任务’了,蔡徐坤与小鬼一起负责买蛋糕,尤长靖和林彦俊负责买零食饮料,陈立农还有王子异负责去买礼物,而朱正廷和范丞丞两人就留在公寓中,坚守阵地。


  


    不过,范丞丞是不可能告诉黄明昊的,他往嘴里塞了一口三明治后,含糊地说:“今天放假,大家可能都出去玩了吧?”


  


    黄明昊不假思索,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上,黄明昊看着那刺眼的阳光不猜也知道外秒肯定晒得离谱,他不太理解那些哥哥的脑子是怎么想的,这么热的天气,出去不是自找嘛?还指不定会被粉丝认出来!


  


    讲真,蔡徐坤一行人在踏出家门第一步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


  


    天头很热,太阳更是毒辣,就算抹再多的防晒霜也阻挡不了太阳火辣辣般的痛爱。


  


    黄明昊今天表示很委屈,今天六一,朱正廷他们没有礼物就算了,还老是无视自己,也不能算是无视,就是朱正廷对他的态度并不能让黄明昊觉得他们此刻是情侣。


  


   很冷淡,而且老是和范丞丞搂搂抱抱,而且还是在自己面前搂搂抱抱!


  


    朱正廷,你知不知道你男朋友在这里???


  


    朱正廷,你个不知廉耻(?)的男人!


  


    范丞丞!你个狐狸精!


  


    BMG:《狐狸精》罗志祥。


 


 


 


  


    朱正廷打开了房门,探头进去,看见了坐在床沿边的黄明昊。


  


    可能是没有收到六一礼物,黄明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给了朱正廷一种‘黄明昊在哭’的错觉。


  


    实际上,黄明昊的确离哭不远了。


  


    黄明昊觉得今天挺委屈的,之前明明暗示了队友们(特别是朱正廷),但是今天六一他们一点表示都没有,还老是和自己作对,更过分的就是朱正廷,今天老是和范丞丞他们走在一起,对自己能无视就无视。


  


    呵,精明的温州人表示,很过分,就很bad.


  


    沉寂在自己思绪里的黄明昊,一点都没有留意到悄悄走过来的朱正廷,导致他被朱正廷扑倒之后,他还是处于懵逼的状态。


  


   “呵呵呵”,朱正廷黏人的嗓音死死的黏住了黄明昊的思绪,让黄明昊一下子回神,黄明昊看着身上的朱正廷,黄明昊羞红了脸,把朱正廷推开,他低声地对朱正廷说:“朱正廷,你干什么!”


  


    朱正廷也不怪黄明昊没有叫他‘哥哥’了,毕竟今天玩得太过分了,小孩好像有点生气了,朱正廷拉过黄明昊的手,冲黄明昊甜甜地笑了一下:“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们没有给你准备礼物了吧?”


  


    黄明昊被朱正廷的笑容恍了神,他逼迫自己冷静,在六一这个小学鸡才能拥有的日子,不可以浮躁。


  


   “所以呢?”


 


    看着黄明昊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朱正廷心想,‘完了,真生气了’,二话不说,朱正廷就飞快地把头凑上去,在黄明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啾咪~”


  


    朱正廷在黄明昊的脸上亲了一口,很轻,蜻蜓点水般的。


  


   “走吧,礼物在外面呢,”朱正廷拉着黄明昊起身,然后拉着他往门外走,“虽然你已经16岁,不过谁叫你幼稚呢,就帮你过最后一个六一吧。”


  


    黄明昊听了这句话,嘟嚷了一句:“谁比谁幼稚呀,猪。”


  


    走出房间,随着长长的走廊看过去,黄明昊看见了客厅的茶几堆满了礼物盒,还有许多小零食,茶几旁站着他的队友们,黄明昊低声笑了一下,随后扯着朱正廷的衣角,问:“那我以后就不能过六一了吗?”


  


    朱正廷怔了一下,看着客厅那边的七个人,朱正廷瞬间就明白了,朱正廷也笑了,并且扬声说道:“你一直都是我们心目中的xxj,以后每个六一,哥哥们都陪你过!”


 


  


    以后的日子,就请多多关照了。











【贾正】第二十年后(be预警)

欢迎回家

咕°:

      BGM:第二十年后 (挽莹)


     我那时候真的以为我能爱他一辈子,所以离别的时候虽然悲伤却不绝望,至少我还能爱他,可我不知道,那个少年,他一句再见就是永别。




   


    朱正廷和黄明昊是住在小镇的一对孤儿,两人怎么认识的已经记不大清了,镇子里的老居民都说两人很小的时候就住在一起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大概是多亏了镇上人们的接济吧。


 


朱正廷是哥哥,比黄明昊大了三岁,虽说他们也不太知道自己的生日到底是哪天。


 


因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的缘故,黄明昊是很依赖朱正廷的,也只有朱正廷知道,黄明昊其实是被他捡回来的。


 


 据朱正廷回忆,那时候的他已经流浪了好一段时间了,只不过是靠着别人的施舍勉强度日,却偏偏在雨天碰到了晕倒在路边的黄明昊。、


 


其实朱正廷是想把他扔在一边不管的,他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更不可能在带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小家伙。


 


但看到黄明昊就那么静静的在雨里蜷着身体躺在路边,小脸冻得惨白,朱正廷实在是于心不忍,只好认命似的上前背起他,在雨里慢慢往前走,他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只知道是个镇子,能救黄明昊的命。


 


  然后两人就到了他们现在住的这个镇子上,多亏了镇上居民们的热情,给他们安排了屋子,还安排了一些简单的工作,让他们能以自己的努力活下去。


 


  距今,有五六年了吧。


 


  “哥哥。”


  


      朱正廷收了收自己的思绪,扬起一个笑脸看着黄明昊。


 


        “怎么啦。”


 


    黄明昊抬起了自己的胳膊,上面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划破了。”


 


声音一点听不出疼的感觉。


 


黄明昊从小就是这样,坚强的让人心疼,同时也乖巧至极,他似乎在扮演弟弟这个角色上很有天赋。


 


“怎么这么不小心。”


 


朱正廷皱了皱眉头,拿起身后的医药箱,取出棉签和碘酒,小心翼翼的给伤口消毒,生怕弄疼了黄明昊,这么多年,朱正廷似乎也在向一个好哥哥的方向发展。


 


“好了,这几天别碰水啊。”


 


朱正廷的手顺着黄明昊的胳膊滑到了手上,顺势就握住了,黄明昊就这么被牵着走出了酒馆的木门,这是他们工作的地方,二人俊秀的面貌到是给店里招来了不少生意。


 


在小镇里长大的孩子梦想一般很简单,大都是去外面看看什么的,但朱正廷和他们不一样,他想参军,这也许是男孩子小时候都幻想过的东西,也许只有朱正廷把他当做一个认真的事情来看待。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照的整个镇子都柔和了起来,想他们这种生活节奏慢的地方,下午是有大把的时间闲聊和散步的。


 


朱正廷就这么拉着黄明昊的手在镇里乱晃。


 


“哥,你真的想去参军啊。”


 


 朱正廷笑了,这个问题黄明昊已经问过好多遍了,不厌其烦,但朱正廷也不在意在回答一次。


“嗯,对啊。”


 


“可战场上不是很容易死人吗。”


 


 黄明昊担忧的其实是这个问题,他看到过一些陌生的穿着军装的人,捧着纯白的骨灰盒,而那些面熟的叔叔阿姨哭的泣不成声。


 


 他怕,也许哪天,那个骨灰盒就是送给他的礼物。


 


 马上就到七月份了,征兵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今年朱正廷刚好十八,所以,黄明昊其实是不想让朱正廷走的。


 


  但这一定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朱正廷走的前一晚,跟黄明昊聊了好久,各种琐事,以及重复了好几遍的要照顾好自己。


 


  “不要不吃早饭,不许熬夜,以后我不在身边要小心一点,别再马马虎虎的伤到自己了,嗯?”


 


  黄明昊一一应下。


 


  “记得给我写信。”


 


   第二天朱正廷走的很早,黄明昊就站在门后静静地看着他离去。


 


   “朱正廷!”


 


   他回过了头。


 


    “再见。”


   朱正廷笑着摇了摇手。


 


  “要活着回来啊....”


 


   终于。


 


   你穿上戎装,


 


   离开了我的身旁。


 


      


   


 


 


  训练确实艰苦,但朱正廷好歹是挺过去了,终于上了战场,已是两年后,日夜奔波,身边只剩下子弹碰撞和爆炸那震耳欲聋的声音。


 


  但梦里时常会出现黄明昊的身影,起来时精神恍惚,外面硝烟弥漫,黄沙飞飞扬扬,朱正廷想守住那小镇,想守住黄明昊,想守住他们的回忆。


 


  黄明昊在镇里完全感觉不到硝烟的弥漫,但每天晚上下班后回家的那段路上,总是会想起朱正廷,;路灯把影子拉得好长,只是在没一个人牵着自己的手回家了。


  


   明明快要习惯了没有朱正廷的,但黄明昊做不到,他选择绕过那条疤。


 


  据说,邻居在凌晨起床收拾一天要买的东西时,听到隔壁隐忍的哭声,点着灯笼向窗内望去时,看到的是少年趴在书桌上,哭的伤心欲绝。


 


   桌子上信纸凌乱,全是黄明昊给朱正廷写的信,写着写着,就哭了。


  信寄出去后,两个月才回,黄明昊明白,所以,他不抱怨,每次黄明昊邮出去那一大叠信,朱正廷回的只有薄薄一页纸,甚至连信封都没有,甚至都能闻到火药的味道。


 


  他问


 


  你还有多久回来。


 


  他答


 


   你长大的时候。


 


   朱正廷寄回来的信都被黄明昊一封一封保存起来,有些字迹甚至模糊。


 


   今年,黄明昊二十。


 


   朱正廷还没有回来。


 


   每年,都会有士兵的遗体送回来,黄明昊看着上面的名单,还好,每次都没有朱正廷的名字。


 


    “咳咳。”


 


    纸巾上是殷红的颜色,这年,小镇开始流行肺疾,老人们几乎全部因此去世,但大部分人都挺过来了,但黄明昊从小身体就不好,尤其是肺部。


 


   哈。


 


   黄明昊知道自己是绝对挺不到朱正廷回来的,所以,他选择。


 


  将此后十五年的信都写完。


 


   那些信黄明昊几乎写到了死。


 


   最后,还差一封信。


 


   他写完,轻轻地放到了书桌上,没人知道那封信的内容是什么。


 


    黄明昊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二十二岁。


 


     黄明昊在信里写,


 


    “哥哥啊,以后就不要回我信啦,我知道你很忙的。”


 


 


 


 


   当朱正廷终于戎装回家


 


离分别时已经整整过去了二十年 


 


 当他推开那落满灰尘的木门,眼泪几乎瞬间就落下。


 


  他猜到了的。


 


  桌子上那张雪白的信纸还静静的躺在那里,上面只写了四个字。


 


 


   “欢迎回家。”






   两小无猜    郎骑竹马






   可我却还是没能陪你一起长大

原来

只是,有点冷。
(给Symphonie太太打call)

Symphonie。:

心情很难受的午休产物

be 慎入

贾正 一发

原来
   从无到有,自始至终。
   黄明昊牵起嘴角想要努力挤出个笑容,却发现有些牵强,眼睛追随着距离自己几米远的那人,过往的一切仿佛全都还在眼前。在一起的时候,黄明昊最喜欢的就是眉眼弯弯,治愈明媚的那人的笑容,可现在却成了最刺痛自己的利器,就像今日的阳光,也明艳地刺眼。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黄明昊自认不是个好演员,有些表情还是控制不好呢。随手拿起一杯酒,一步步向那人走去,在朱正廷转过身看到他时,黄明昊有一瞬间的失神,与那人好久不见,却像是不曾离开过,初次见面的场景在脑中一闪而过,记忆中的青涩,还是那么好看。那么就再好好的看看你吧.. 
“哥,恭喜”
 “嗯。那天你没来,以为你今天也不会来呢。”
 “你的婚礼,我怎么会缺席。”
 一句话,已经打碎了朱正廷心里全部的防线,微微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朱正廷看向黄明昊,许久未见,固然是自己提出的分开,自己的婚礼,他还是对眼前的人煞是心疼,多年的弟弟,他当然看得出黄明昊此刻伪装的表情。黄明昊对他轻笑了一下,目光细细地在他脸上徘徊了几秒,又迅速侧过头去看头顶的蓝天,似是极力忍耐的他在今天要绷不下去了… 
朱正廷看着他紧抿的唇角微微颤抖,想说些什么,可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心情:
“明昊…”
 “哥..订婚的时候,我没来,是因为我还不能接受事实,可是今天,是你的婚礼啊,我怎么可能不来..其实..我幻想过好多次你的婚礼,可能是我太自恋吧,每一次幻想的场面站在你旁边的那个人都是我自己,从没有一次是像今天这样的..”
草草打断朱正廷,不想听那人说话的声音,但轮到自己了,那短短的几句话却断断续续,几度停顿:
“挺好,你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阳光下面了,真好..有时候我就想,我们爱过啊,爱过就好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经历过别人没有经历的好多事,够了。”
眼角有些温热,什么东西掉下来,明知道那人看到了,黄明昊还是自欺欺人的伸手拭去,又马上开口:
“啊,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也该找个伴啦,挺好的,你..好好的,都好好的。”
朱正廷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男孩,怎么会哭..理智却要大于心痛的挣扎着想要马上逃离这里,又听到那人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着:
“其实我明天就要去美国了,今天可是特地过来看看你的,你穿西装的样子,真好看。”
无助狠狠吞噬着朱正廷,开口就会被发现,他不敢抬头,不敢出声,他不想要黄明昊看到狼狈的自己,直到头顶感受到一丝暖意,朱正廷才努力回到现实,多久了,那人手心的温度…
“三年零几个礼拜,我还是学不会不去爱…哥,祝你们,白头偕老”
痛苦的绷紧神经,大脑皮层感受到的温度不再是暖意,紧握的双手因为心跳突然落掉一拍而狠狠颤抖着,那几年的往事,那人的温度,那人的口音,那人的眉眼…都要消逝了。
  当他提出分手的时候,黄明昊也是笑笑,像现在一样,肉嘟嘟的手掌抚摸着自己的发旋,无奈却带着往常的宠溺:“哥哥,如果是你的选择,我都没意见。”
曾几何时,他们也拥有最最好的爱情,夜里留给彼此的那盏灯,一把伞下也可以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冷战过后依然宽容对方的原谅,清晨醒来温热的眼神,嘴上说着“你做的饭真难吃”却全部吃完,工作再累也会开车接对方回家,腻歪一整天也不觉得无聊…可是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房间不再被主人打扫的整洁干净,两人聚少离多的时间太久,那些共同话题也少之又少。 
不需要理由,爱淡了就放手,随便找个理由,决定了就别回头。
  朱正廷经常问着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无情,为什么要放弃那个已经坚持了几年的坚持,不爱了么?没有,没有不爱。他告诉自己,是爱着的,只是没由来的,累了吧。 
“去吧。”回过神的朱正廷,听到黄明昊对自己说着,“你该上台了。”
大脑还处于混沌的状态,经纪人已经出现拉着他上台,没再看黄明昊一眼。
而他不知道,黄明昊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他,看他上台面带笑意,看他跟美丽的女子共念誓词,看他掀起新娘的头纱亲吻额头,看他执起另一双手佩戴象征着永恒的指环…然后他终于听到那人说出那三个字,那是他永远向往,做梦都会笑醒的三个字…来不及做的事,不会再实现的梦想,今天就让我再最后留恋一次吧…
虽然不能站在你身边大声的对你说,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就算你永远也不会听到.. 

“我也愿意”。 

转过身去,黄明昊一步步走出礼堂。
 够了,能看见你有了归宿,就够了。哥,我很开心,我们爱过。刚刚知道你要订婚的时候,我经常会在夜里哭,什么时候你见我哭过?第一次,第一次我会那么难过..不承认,也不想承认,直到今天看见你跟她,我才真的开始试着去接受,那个我们一直想要的幸福,一直向往的自由被你捷足先登了,我不知道往后我要去哪里,应该干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学会转身。有首歌怎么唱来着?
“最好的朋友 有些梦不能说出口,就不用承受会失去你的心痛”
如果时光逆转,我也不会后悔我的选择,我还是会去韩国练习,还是要选择遇见你,还是会爱上你。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
朱正廷,祝福我 遇见爱以后
不会再懦弱 紧紧握住那双手…… 
于世沉浮,寻找过,在张望着,凉风枯藤,忧心者 依然不得。谁安然入眠在黯然的时刻,放过的不会如何。回望萧瑟,拥抱过也温暖了,结局动人感受他体温,曲折再多也不过是旅程。只是不舍,有些冷。 
 Fin

在喜欢你的第217天 终于见到了你❤️

超开心了qaq
正正你真的不可爱 嗯!

【贾正】Daily

第一次发文 瑟瑟发抖(⊙ω⊙)
希望贾正女孩们会喜欢。

马上就总决赛了,公司已经下来说保二争三。
这件事只有朱正廷知道。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这样的比赛,自己已经22岁了。
没有出道的话会怎么样呢....... 回公司练习?还是就这么结束了呢...
下一次?还会有下一次吗.......

朱正廷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影响到弟弟们,在Justin和范丞丞还是那样的暴力仙子,和弟弟们打打闹闹。

凌晨回到宿舍,朱正廷催促着弟弟们洗完澡赶快睡觉,随后拉上窗帘躺在床上。一天的繁忙练习可以让他忘记这些压力,但是一到夜深人静的夜晚所有的情绪都会回来。朱正廷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从上铺探下头轻轻地对下铺的Justin说:“明昊,你睡了吗?”
下铺很快传来声音:“没呢。”
朱正廷拿开自己的被子,爬到下铺掀起Justin被子的一觉钻了进去。两个超过180的男生睡在一张床上确实有点挤,但是却十分安心。曾几何时的异国他乡,他们也是这样互相依偎在一起度过那段艰难的时期。朱正廷的身体凉凉的,不自主地靠近像暖炉一样的Justin。Justin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和触感,一头钻进哥哥的怀抱,毛茸茸的头舒服地蹭蹭他的胳肢窝。
“明昊,其实.......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你一起出道了....”
朱正廷软软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从耳边传来,Justin微微地抿着嘴没有回应。
他早就看出来朱正廷有事情瞒着他,一定又是在担心。
朱正廷感觉圈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
作为精明的温州人,Justin知道其中大概发生了什么。
“没事的哥,我们一定会一起出道的。”Justin不太会安慰人,只能简单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分开,就算是这次没有出道,他们也会一直一直一起走下去。
“嗯....”
“无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Justin软软地回答道,就像平时和他撒娇一般。
朱正廷愣了愣,随即摸了摸怀里毛茸茸的头。
这个不久前还像长不大一样的小孩一下子长大了呢。
好,就让我们一直陪在彼此身边。
朱正廷拉好被子,然后撸撸小孩的背。
这样哄他的话,Justin会很快睡着。
“晚安,明昊。”